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(三)

ABO 对应 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发情期 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正文:

妖狐只低迷了一阵便又打起精神。仔细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是需先将那天君除去罢了。妖狐见识多,人也风趣,知书明理,能辨是非,但他只想要尽兴。满口的假仁义道德,说的人无心,听的人无意。人世间的情爱都是虚妄,妖狐不谈感情,他要的是人。

 

晴明近日忧心,说是平安京的阴气重了些,虽还不至于发生什么大事,但人类居住的地方有阴气,终究不是好事。坊间流言蜚语也传进寮里,晴明对那个传闻中与自己形貌相似的男人十分警觉。

 

妖狐才不管这些,他现在只想着大天狗。虽说一连几日连片鸦羽都没寻着,但也一点没磨了兴致。这日他又如往常一般去爱宕山晃荡,总想着等再见到大天狗,趁势寻个偶遇的幌子也好,专程等他的实情也好,反正肚里弯弯绕绕,总是有办法与他说上话的。

 

没想到见是见着了。但没说上话。

 

当妖狐抱着一个沾满血污的人闯进寮里的时候,晴明也着实吓了一跳,差点以为妖狐又开始重操旧业。虽说妖狐的心性从来不曾改变,示人的乖巧也确实是伪装,但这次真不是他的过错。其实当他发现竹林中有风之结界时,他就有熟悉的感觉,隐隐猜到是大天狗。可真正当他发现风之结界里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大天狗时,他的内心也确实是复杂的。一方面窃喜这是个接近大天狗的好机会,一方面又懊恼这幅好皮相受了损。但不管怎么说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他带回了寮。

 

博雅一眼就认出了大天狗,讶异于强大的大天狗会受伤至此,招来莹草替他疗伤。妖狐主动包揽下了照顾大天狗的差事,就连治疗的地方都被他理所当然地安排在自己的房内。其实大天狗受的伤不重,主要是翅骨受到了撞击,身上的血污大多也是来自敌手,而因为对方的血液里带着瘴气,自己的羽翼又行动不便,躲闪不及才如此狼狈。

 

如是大天狗便被留在寮内静养了几天。博雅与他是旧友自然不必多说,大天狗对于第一次见面的晴明却是十分敬重,言行举止合乎情理却又不显得生疏。倒是与的妖狐态度一直不温不火,许是妖狐过于殷勤,让不喜与人亲近的大天狗感到略有不自在。又或许是妖狐多日来的体贴照顾,大天狗也从不恼他,任他在周围转悠,不时还会应他几句。

也就是博雅耿直,看不下去便数落他。明知大天狗已有天君,乘虚而入此等做法实在不光明磊落。妖狐笑嘻嘻轻摇折扇,也不避讳,博雅大人这是哪的话,感情的事,哪里是小生能控制的。此话一出,任谁都明白妖狐的意思,大天狗却也没什么反应,一如既往地不咸不淡。

 

妖狐趁着大天狗昏迷之时,也曾东嗅西嗅,还翻开大天狗的领子查看后颈。标记是明明确确存在着的,可大天狗身上不仅没有一点天君的气味,就连自己雨露客的痕迹都非常不明显。妖狐也曾在大天狗身侧试探着释放自己的天君气息,但对方却好像感应不到。

 

饶是妖狐也疑惑起来,难道大妖的生理结构与一般雨露客也有不同?


===

以后大概是周更

评论(2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