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【六】

ABO 对应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发情期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正文:

寮里总有新人来。算起日子,妖狐走的也不算太久,但偏偏就觉得寮里有些陌生了。女孩子们三五成群,在午后的树荫下乘凉,又说起些有趣的事儿。妖狐便扎堆进去,一点不违和,逗得小姐姐们嬉笑起来。狐族天生是调情的好手,妖狐又是经年醉心于此,一番下来,撩得好些不知情的小姐姐们芳心暗动。妖狐也乐得被女孩子围绕,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

 

他在寮里住了几天,几乎天天如此。晴明原先觉得,妖狐只要不作恶,那释放一下本性也无妨。几日下来却也发现了不对劲,比起妖狐惯有的游刃有余,这些天妖狐却显得略有急躁。其实妖狐自己也发现了,他从来都是享受温香软玉萦绕身边的,他本应如此,但这次自己似乎急着在证明些什么。

 

证明什么呢?

 

感觉说出来的话,都只是习惯趋势。有妖狐在,气氛是绝不会冷却的。但是自己讲了些什么,对方又回应了些什么,妖狐已经没在注意。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愿意停下来。

 

证明他还是原先那个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妖狐。证明大天狗也只是他生命中可有可无的那一个。证明自己没有真的对大天狗动情吗?

 

妖狐嗤笑自己。其实自己早就发现了,只是不愿意承认吧。这样就好像自己输了一样。可是与他比起来,输赢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

过了今夜吧。他对自己说,过了今夜,就回去他身边。

 

想明白了,也就释然了。妖狐从树荫下的女孩子堆里抽身,暗自思忖要怎么与大天狗解释自己的不告而别。不过以大天狗的性子,可能压根都不会在意吧。真是给自己下了难题啊。

 

廊下,晴明替大天狗添了新茶,两人不知在榻上坐了多久。

 

妖狐愣住了,“你来了多久?”

 

大天狗抬头看他,“来了不久,两盏茶的功夫。”

 

庭院中那棵老槐树,藏不了什么。坐在这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一切。

 

“你把扇子落下了。”大天狗原本是看着妖狐的,这时垂眼看了一眼放在身侧的折扇,“等了几日也不见你回来,猜想大概是回这里了。”

 

妖狐走得急,什么都没带。他也压根没在意这回事。一把扇子而已,要多少有多少。

 

妖狐手心里发着虚汗,自己手里那把新扇子扔也不是,拿也不是,一时僵持在那。

 

大天狗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,放下茶碗。

 

“物归原主,我也该告辞了。”

 

第一句是对妖狐说的,第二句却只看着晴明了。

 

妖狐正要说什么,一个小女妖飞奔而来,欣喜的表情溢于言表。“啊!你是那天那个叔叔!”

 

三人都望向她。

 

小女妖爬上廊来,毫不畏惧,伸手摸了摸大天狗的羽翼。

“还好,伤口都不见了。”

 

大天狗没有排斥她,他认出了她。那个他在恶鬼手里救出来的,无辜而弱小的雨露客。也是因她,才在这个寮里度过了一段养伤的日子。


=======

最近太忙。

以及预告一下,后面大天狗要去实现他的大义了。

全文大概十章完结哦。

评论(2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