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【五】

ABO 对应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发情期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
正文:

大天狗常常大清早便出去了,那时候通常妖狐是没起床的。一开始他遍寻不到大天狗会去四处张望,后来也就习惯了,知道他一般到晌午就会飞回来。大天狗的羽翼是很漂亮的,特别是在空中展开翱翔的时候,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光芒,衬着漆黑的底色,像是夜空中的银河。

 

他有时候会带着伤,狐狸最开始问过几次,但大天狗都没回应。几次过后狐狸也明白了,便不再多问,只管上药。他要的是讨大天狗欢心, 他不愿说,逼得太紧反而会让人生厌,狐狸自然是懂的,反正他也不在乎他到底去干什么又是怎么受的伤,只是略有心疼那副好皮相。

 

大天狗这里虽然冷清,但山中富饶,狐狸也从没亏待了自己,总体而言还算是自在。特别是日子久了,大天狗似乎习惯了妖狐的存在,虽不至于太亲近,但态度都有些许转变。狐狸生得一颗七窍玲珑心,大天狗的动摇,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呢。慢慢这么继续下去,得到大天狗也就是迟早的事。明白人都知道,最懂感情的人也恰恰最是无心,可还是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深陷泥潭。

 

这天夜里狐狸做了个梦。

 

他梦到很早以前的事,久到他自己都忘记了这段往事,但是一回到当时的场景,又真真切切地明白那的确是发生过的事。

 

那时候他还带着面具,虽是一身书生打扮,但比起现在寒碜许多,还背着一个大卷轴。那时候他还在四处修炼,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,又走过了多少山川湖海。那一日他在山中修炼,忽觉一阵小小的妖力波动。狐狸好奇心重,便寻着痕迹去查看,发现是一个结界。

 

这个结界的载体是带着妖力的风,从四面八方碰撞交融而成。旁人光是靠近便会被气流撕碎,而妖狐本来就是极其熟悉风的使者,顺着风流动的间隙便进去一探究竟。也许是由于妖狐的靠近,他睡得极不安稳。一对小小的羽翼收在背后,露出一截嫩白脖颈,那里的一块皮肤散发着扰人心神的香味,引诱着妖狐。妖狐向来对那些青涩的雨露客青眼有加,只想着将她们制成收藏品。他是天君,却从未想过与她们的任何一个结下契,这一个却不一样。妖狐说不上是哪里不一样,这小东西甚至还不是雨露客!但他的心绪已经不受控制。“咬一口吧,一小口,小生就是尝尝味道。”妖狐跟自己说。这是不行的,小生是属于天下美丽少女的,怎么能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东西束缚了。他极力想说服自己,劝阻自己,但是他咬下去了,血液是如此甘甜,妖狐第一次觉得他的心跳竟然可以如此剧烈,似乎要跳出他的胸膛。

 

然后他惊醒了。

 

那是很早以前年岁尚小的大天狗。

 

他一下子想起很多事,比如在咬了大天狗后,由于过于震惊,他逃走了。又比如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再回去看的时候,小东西连着结界一起消失了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

 

是他与大天狗结下了契,他就是大天狗的天君。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。

 

他还没来得及细想,就没由来地一阵心慌。

 

于是他又逃了,猝不及防,不敢告别。

 

夜半,山中寂寥,空中无星,仅一轮玄月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