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 (四)

ABO 对应 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发情期 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正文:

伤养的差不多,大天狗便要告辞了。这段日子里,虽说普通的式神都本能的敬畏大妖怪,不太敢靠近大天狗,不过久了也知道大天狗从不持才傲物。他只是不爱近生人。临行时妖狐跟在他身边,一把折扇拿捏在手里,眼睛却往四处张望。晴明知道他的心思,心道这样也好,趁着断了这念想。

 

只是他没想到妖狐要跟着大天狗走,其实妖狐虽然是他的式神,但只要有事的时候能传到,并不是强制要住在寮里的。

 

大天狗没什么表示,没说好也没拒绝。辞了便离开,妖狐自然地跟在他身边嬉笑着,像是捂一块寒冰,硬是要捂化了才甘心。

 

晴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看了好一会儿。终是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 

大天狗虽是一山之主,但他喜静不愿意被打扰。所以山里虽住着许多小妖怪,但他自己的住处是没有旁人的。现下只是多了一个妖狐。妖狐是能动能静的,他自有一身本事,对症下药,鲜有失手。对大天狗,是得费一番功夫,但鬼怪最不缺时间,无所谓今夕是何年。

 

大天狗其实是看不上妖狐的。他觉得这只狐狸全身上下透着一个假字。他对自己体贴入微分寸又拿捏得恰到好处,好像他们生来就契合,但他总觉得妖狐不是真心。他原先也不是在乎这些的人,其实最开始直接拒绝就好了,但不知是不是孤身一人久了,又是第一次碰到妖狐这般缠人的,竟然也开始动摇起来。想来,在他吹笛的时候,这只狐狸便在一旁煮茶,待他吹完便递上一碗温度刚好的茶,掌心的温暖不是假的。他在外面受了伤,狐狸替他上药,指尖揉开药膏的温柔,也不是假的。狐狸有才学,他吟诗作对,喝酒饮茶,妖狐都能陪他,妖狐也愿意陪他。他就是推开了,妖狐也不恼,仍是笑吟吟地凑上来。习惯是很可怕的事,他的心到底不是石头做的。一个人的日子过得久了,就不太清楚怎么回应别人。源博雅算得上是他的朋友,可也仅是一同惩恶,切磋音律罢了,算不得亲近。所以有时候也会疑惑,妖狐大约是真心的吧?

 

是真心吗?

 

可若不是真心,又何故做到如此地步。

====

非常短小的一章。。最近比较忙

评论(2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