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(二)

ABO 对应 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发情期 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
正文:

妖狐回到寮里,人还未到就先听见了笛声。果然源博雅也在。

 

这么天天都来,不如直接住寮里还方便着些。偏是人类规矩还多,不似妖般肆意洒脱。狐狸的世界,总是充满虚情假意,可妖狐一点不在乎。只有实实在在抓在手里的才是一切,正如他的藏品,看得见摸得着,陪伴他度过模糊的岁月。所以妖狐很是看不得他们之间明明心悦对方,却仍藏着掖着。似乎谁多往前探出一步,就唐突了对方。

 

榻上摆着两个酒盏,一个酒盅。酒盅浸在一大碗冰凉井水里降温,很适合夏饮。

 

晴明坐在一旁烤着几尾香鱼,不时扇几下火,香味溢出来,勾得几个小式神都跑来看着。妖狐将水壶递给晴明后就在那杵着,也不说话,也不离开。

 

源博雅吹完笛子看见妖狐,奇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安分,晴明,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

 

“他大约是有话与你说。”晴明笑道。

 

“小生听闻博雅大人素有雅乐之神的称号,世间难有敌手。”妖狐故意说得很慢,端着他一贯的架子,明明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,他非要说的虚虚实实。

 

“哈。世人谬赞,只是因为大多雅乐大师都不愿轻易在旁人处演奏。他们听不到,便说没有。”

 

“小生今日于归途幸得聆听了一支笛曲,实在难以忘怀。那吹笛人有一双漆黑羽翼,着白色狩衣,不知博雅大人……”妖狐没有说下去,折扇掩了半面,只露出灿金双目紧盯博雅。

 

“难道是大天狗?”源博雅皱眉深思,与音乐有关的事,他都异常认真,“是了,他的笛声只要听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。只是他久居深山,不喜喧闹,我也许久未见他了。”

 

大天狗。

 

三大妖之一,这个名字妖狐不是没有听过。只是他曾与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有过一面之缘,实实在在感受过大妖强大的天君威压,实在难以将二者同论。

 

这可难办了。妖狐以为,强扭的瓜甜不甜,那也得吃了才知道,可若是连瓜藤都拧不动,又谈何品尝。

 

那般绝世出尘的人,也是天君吗。他也会被美色所诱惑,被雨露客所影响吗。他那冷清的声线,也会因炙热的喘息而颤抖,他那白皙的脸庞,也会染上情欲的颜色吗……啊,真想看看啊……

 

妖狐被自己的臆想挑拨得心痒难耐,恨不得立马就去见他。但他知道还不是时候,他根本不会是大天狗的对手。想要得到他,只能用别的办法。

 

“原来是大天狗大人啊,像他这般模样又懂风雅的天君,身边怕是从来不缺美貌的少女吧。真真令小生羡慕。”妖狐一番装腔作势,暗着打听。

 

“这么说起来,似乎从未见大天狗近女色。”博雅不疑有他,耿直地回应,“不过,这也不奇怪。毕竟他是个雨露客。”

 

妖狐一阵狂喜,忍不住上扬的唇角掩在扇下,一时无人查觉。

 

“不过,我倒是从来没见过他的天君呢。”博雅想了想,补上一句。

 

“诶?天君?”

 

“是啊,虽然我从来没见过那位天君,但大天狗在与我认识之前,就是有了天君的。”

 

近夜的风啊,竟是如此喧嚣。



====

说在后面的话。

此文HE,可安心入坑。

入阴阳师坑不过一个月,许多设定其实了解的不全面。

大天狗和妖狐人设来自手游,但晴明和博雅融合了一些书籍的设定,私以为手游里放大了源博雅的武力值,但弱化了他的风雅。我笔下人物完全符合原著是不可能的,毕竟是同人,只能以我自己的理解尽量贴合。

最后非常感谢支持我的文的各位小伙伴~常来玩呀。



评论(8)

热度(1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