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崽狗ABO】此之甘露(一)

注:ABO 对应 天君,地君,雨露客。 发情期 对应 信时。此说法来源于山景王四《雨露有信》

主崽狗,副博晴。私设有。


正文:

七月二十二日,大暑。

天贼月厌,诸事不宜。

 

妖狐在集市逛了一圈,收了不少新奇玩意儿。有些外乡人带来的小物件,妖狐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,只是见着模样俏丽,能讨着女孩子欢心。昨日寮里新来了小桃花,粉雕玉琢的小脸仰着,眉眼弯弯,叫他一声妖狐叔叔。

 

妖狐嘴角挂着闲散的笑,脑海里期待起她长成少女之时的娇俏可爱。想着,却又叹息起来。他想起自己曾经的收藏品,哪个不是钟灵毓秀,每天看一遍都能使他从头发丝舒服到尾巴尖。可惜啊,现下身上若是无故沾了血气,是逃不开寮里小白的鼻子的。

 

对于成为安倍晴明的式神一事,妖狐总以为自己是一时疏忽着了他的道,但心里纵是有千丝万蛊的邪念,他也不敢造次。不然反噬咒烙在身上,打的是他的元灵,他纵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挨不过去。

 

晴明知道他今天要去逛集市,嘱咐他回来的路上去爱宕山里打一壶水。不知是得了什么天地灵气,爱宕山深处生出了一汪碧水,以这水为引子,可制成汤剂来抑制信时。只是地势险峻,寻常人类便是知道也难取,不过对妖而言则是轻而易举。妖狐冷哼一声,晴明是个雨露客,这算不上是什么秘密。

 

走着,不觉走进了一片竹林。

 

竹影摇曳间时不时透出笛音。妖狐自诩书生,风流倜傥,自然是懂得音律的。

这阵笛声是被风送来的。带着冷冽的寒露,如同风催着一溪冷泉,在酷暑下淌过全身的清爽。妖狐听了一会儿,方才的苦闷情绪倒是平复不少。

 

他寻着声去,小心着不打扰到吹笛人。只见竹林间隐着一座凉亭,六角四柱皆为翠色。亭内端坐一人,素白狩衣,风姿清雅。他双手执笛,吹奏一曲乐章。妖狐时常听见源博雅在寮里吹笛,他知道源博雅造诣颇高,而此刻这位吹笛人竟是与他不相上下。

 

曲终,吹笛人便要离去。湛蓝色的双目仅是往这边一扫而过,妖狐便像是被羽毛挠过一般心痒,他甚至不是在朝妖狐看。

 

“阁下的笛声不凡,小生今日得以欣赏,实属有幸。”妖狐忍不住开口,“失礼了,还望未有惊扰阁下。”

 

吹笛人看向他,“汝在此驻足多时,听罢便去,也无妨什么惊扰。”

 

音质冷清,却是实实在在的男声。

 

妖狐的心沉了沉,但还是继续追问,“小生可有幸知晓阁下大名?”

 

吹笛人略一点头,“萍水相逢,不必拘这虚设礼数。”说罢便振翅离去。

 

“萍水相逢?”妖狐轻轻咀嚼这四个字,暗笑。怎么会是萍水相逢呢,分明,分明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。

 

“那若再见便是有缘。下次见面,告诉小生你的名字吧。”妖狐朝着他的背影高喊,也不知他听见没有。

 

妖狐将折扇展开,又合上。

 

七月二十二日。

今天遇到的命运之人,和之前都不一样。

是个极好看的男人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