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元化六年茶肆遗事【一】

警告:私设如山。侠客大背景。想写写武林事。未明中心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cp。

 

洛阳城外邻着杜康村有一条不算宽敞的路,却是一条要道。走商押镖南北往来,凡是要经洛阳的,必要走这一条道。路口设一茶肆。

 

小本生意,恰供过往旅人歇歇脚。

 

茶是粗茶,后边摆一个大茶碗缸子,随手抓一把茶叶铺满一层底,再浇上滚烫的开水,不一会儿就是浮出暗褐色。待凉了便用水瓢添在碗里,来人了就送上一碗。

 

掌柜的是个懒骨头,过了晌午便开始打瞌睡,手边一本书仅翻了寥寥数页,大多还是被风吹的。

 

正是太阳烈的时候,天南地北的人拼桌坐着就聊了起来,倒茶水的小机灵鬼穿梭忙碌着,顺道听听新鲜事。

 

说起近日杭州有一采花贼,没听着糟践了谁家姑娘,只是将姑娘的贴身衣物窃了,挂在门外的树枝上。

 

“这和污人清白有何区别。可惜了那姑娘,怕是也不敢见人了。”

 

旁人附和,且当茶后谈资,说说也就过了。

 

有人又想起一茬。

 

“那金风镖局的少当家,听闻此事边便外边冲,说是要蹲点将那采花大贼捉拿归案,被他当家的一把抓了回去。”

 

少年心性,虽是好意,却不顾全大局,说着便哄笑起来。

 

“我觉得他做得好,我若是在场,也要将那贼子捉去官府。”倒茶的小子不解,忍不住插了句话。

 

布衣短衫的汉子调笑,“毛都没长齐呢,学什么官兵抓强盗。你是不知那少镖头什么最出名?”

 

后面的他没说,单是做了个口型,便让小孩子闹了个大红脸。坊间传闻他听的多了,便什么都知道一点。茶也不倒了,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

倒是角落里一白衣书生叫住他,“小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

他穿的和旁人不一般,料子看着就好。他一个人坐在,也不与人攀谈,小孩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

“我叫东方未明。”小孩儿过去给他斟满了茶,“喏,喝茶。”

 

未明儿瘦小,身上看着也没二两肉,倒是一双眼睛亮得出奇,似是两颗黑珍珠。白衣书生未动:“你这名字起得不错,甚是应景。”复又顿了顿,神色复杂看他,“你倒是有几分侠义心肠。”

 

未明儿一笑,把茶壶往桌上一放,“大丈夫行四方,我以后要做个像小虾米一样的大侠。”说着比了一个架势,虽说没什么气势,不知是从哪学来的。

 

白衣书生嗯了一声,缓声道:“看你年岁也有八九,须知行侠仗义不是只有功夫好即可,最重要是侠义心肠。拳脚上的事我自是不济,但你须多读些书,来日必有造化。我这里有一本三字经,并不难懂,你且拿去看看。”

=====tbc

随机掉落书籍可是天生的属性

评论(6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