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荆明】暗夜伴荆棘(2)完结

看着小师弟突然垮下来的脸,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,荆棘心里觉得好笑,但脸上还是绷着。正想再激激他,倒是耳功极好的大师兄听到这边动静,开了房门远远问了句怎么了。

 

未明儿像是看到了救星,眼睛里都眨起了小星星,正想脚底抹油大喊一声大师兄救我。冷不防被荆棘抓住了手腕,拖进了房门。

 

“这小子找我有事。”荆棘撂下一句话,便把房门关了。

 

那边谷月轩摸不着头脑,房内两人相望也是一时尴尬。

 

“睡觉。”荆棘看了未明一眼,径自走向床铺躺下了。他躺得靠里,给未明儿留了一席之地。

 

未明儿抖索索地上了床,躺了一会儿又觉得新鲜,这会儿眼睛也适应了黑暗,便四处看了起来。二师兄房他不是没来过,但是时常注意力都在荆棘身上,没怎么注意过摆设,这么仔细看着倒是第一次。不像是自己房间,各种杂乱玩意儿摆了一堆,时常还有些四处搞来的礼物,满满当当的一屋子都快放不下了。二师兄房里则简单多了,两柄刀剑挂在墙上,除了些基础家具,倒是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。

 

暗夜里一道月光透过半开的窗子,投在荆棘身上。未明儿眼里的二师兄逆着光背对着他,整个轮廓都变得柔和起来。未明儿噗嗤笑了一声,荆棘问他笑什么。他当然不敢说真心话,便岔开话题。

 

未明儿一开始还掂量着说,见荆棘并没有表现出嫌他烦的样子,一颗提着的心便放了下来,话题也就敞开了。未明儿平时大多数都是在被荆棘欺负,荆棘又从来是那副狂傲的样子,不会对他说句好话,像这样心平静气地和二师兄交心畅谈的机会可以说几乎是没有。现在这种感觉让明儿很是高兴,忍不住就说了好些话,虽说二师兄回的很少,且多数是用鼻子回,但他也没生气不是,安静地一直在听自己说。

 

未明胆子越放越大,像是忘了对面是随时可以把他揍得到处滚的二师兄,说起大师兄来,说他对自己自然是极好的,但是时常觉得大师兄偏心于二师兄。又劝他别老是跟师傅大师兄作对,他们都很关心他的。

 

要是平日里,这小子要是敢这么跟他说话,他荆棘的拳脚可是不长眼的。今夜不知怎么的,倒是对他生不起气来。在这平静的夜里,风吹草树也仅是沙沙地响,耳畔轻轻回荡着未明儿一个人的声音,像是在他平静的心里扔下一颗石子,勾起了往事回忆。

 

他是弃儿,由师傅和大师兄一手带大的。无瑕子没有过孩子,自己也像个老顽童。大师兄沉稳又带着小孩心性,他自然是更喜欢和大师兄在一块。记忆里一些沉底的往事又浮了上来。一个小大人在前面快步走着,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看着地上拖着的长长影子,迈着小短腿一路小跑,却总在堪堪触碰到影子的时候拉开了距离。感觉永远都没办法追上去的时候,那人却转过身子,他一时收不住步子便扑了过去,被那人一把抱了起来。他还记得在看到自己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时候,那人原本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,急着问他怎么了。他小小的心脏揪成一团,却不知道要怎么说,只好趴在那人肩头哭了一通。

 

似乎在那之后,他便没那么黏大师兄了。

 

“二师兄?二师兄?咦,睡着了?”见他许久不回话,未明儿当他是睡着了,便小声唤着。

 

荆棘被他拉回了思绪,暗惊怎的就被这小子三言两语轻易勾起了往事,心下一阵慌乱,反手就掀起被子盖住未明儿的脸,“睡个觉也这般呱噪,吵得老子脑壳都疼了,早知道就该让你睡柴房。”

 

未明儿知道荆棘听他说了这么多,已属反常,这会儿怕是有些乏了,便笑嘻嘻地回了句睡了睡了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,他没什么心事,一会就睡熟了。

 

夜里露水重, 两人共盖一条被子,难免中间就漏了缝隙,辗转间就有凉风袭来,未明儿咕哝一声,便循着暖意贴了上去。荆棘浅眠,冷不丁一具火热的躯体贴上来,下意识转身,伸手便想给他一拳。

 

打从记事起,荆棘便是自己一个人睡一张床,与人同床便是浑身不自在。未明呢,进逍遥谷之前一直是一个孤儿,没有家,走到哪便睡到哪,小时候但凡有人晚上收留他,他不自觉一个打滚就窝进别人怀里,这种温暖贪恋一会便是一会。

 

看着自家师弟带着一脸蠢相睡得香甜,荆棘轻声啐了一口,扬起的手迟迟没有打下,终是轻轻附在师弟的后背,帮他掖紧了被子。

 

-完-

 写着写着偏离了轨道。。。。

适合炖肉的场景,我却煮了一锅寡淡蔬菜,但起码是块小甜饼啊,是吧


评论(14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