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【荆明】暗夜伴荆棘(1)非常非常短

暗夜伴荆棘

 

那日里未明不过是去湖畔走走,却不想瞧见红殇被唐冠南暗算,身中剧毒。后细想来早该知道唐冠南是个坏胚子,就不该与他多费唇舌,找准机会就把红殇背回了逍遥谷。这会儿沈湘芸忙着给红殇做药浴驱毒,推搡着就把未明轰出去。 可怜那是未明儿自己的房间,英雄救美虽是一段佳话,没想到倒是落得个幕天席地的下场。

 

天色已晚,师傅怕是早已睡下,离着最近的也就是二师兄房。未明儿啪啪啪地拍着荆棘房门,嘴里不住喊着二师兄快开门呀。荆棘本已经躺下,被未明一闹心下也是急躁,下了床就蹭蹭蹭走向房门,光脚踏得木地板一震一震的,刮过来的怒气倒是吓得未明儿停下了动作,心里暗叫不好。还没等他开溜,眼前的房门就砰一下被推开,险些撞着他,未明儿后退一步,倒是支吾起来。

 

“大晚上不睡觉,你吵个屁啊。”荆棘一双眸子睨着他,额角的青筋让未明瞬间后背发凉,暗暗想着怎就鬼迷心窍敲了二师兄的房,早知道就该去找大师兄,多走几步路也没什么,好过在这对着这恶人。

 

要说生气嘛,其实也不生气,就是习惯性地吓他。但看他一副带着惶恐又委屈的样子,荆棘又是气不打一处来。这小子,这是什么鬼样子,看来是皮痒了,不好好收拾不行。

 

“嘿嘿,二师兄,别生气嘛。我今晚可不可以在你这睡一晚啊。”未明儿瞬间调整好了情绪,笑嘻嘻地开口。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作为逍遥谷唯一一颗七巧玲珑心,他太了解荆棘了,这就是头顺毛驴,可不能逆着捋毛。

 

荆棘哼出一声意味深长的音,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。心里却是还想再捉弄捉弄这个小师弟。

 

“当然,不行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