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素不相识

没见到香儿,还在沙海帮跪了,不开森。

OOC

一.曲终 

东方未明在外室随意挑了张椅子坐下,隔着一道薄纱隐约可见美人在妆镜前挽发。她像是不曾发觉有客远来,犹自细细描着黛粉。熏香炉冒着袅袅水烟,一抹淡香时时袭来。未明兀自想着心事,紧抿双唇,一双眸子沉静如水。

不多时,美人推开纱帘,淡樱色的唇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。

“茶凉了,可要换杯酒暖暖身子?”

“不妨。”未明松开茶盏,“随他去吧。”

美人不甚在意,唤苏三取琴来,便在未明对面坐下。试了琴,几个音节缠绕在香雾里,欲言又止, 难以名状。

美人盈盈一笑,眼波流转,“奴家新学的曲子,公子可愿一听?”

未明看向那一张琴。琴是好琴,弹琴的人,也造诣非凡。便沉默半晌,缓缓吐出一个好字。

这首曲子他认得。原先不知在哪里得的残本,他虽不济,也略懂一二,抚出的音律似一缕轻烟,似连却断。 

琴是好琴,弹琴的人,也造诣非凡。 如此,便更能解出曲意。未明双目轻阖,思绪也随着旋律渐远,朦胧间又回到那个小湖边,一人舞剑,剑法洒脱,剑花凌厉,舞剑之人更是风华绝代。

有人在一旁抚掌,忍不住脱口而出,傅兄好剑法。

琴音渐止,一曲忆故人终了,对面之人也早已不知去向。美人起身收琴,却是一根弦断。

 

二. 余酿

 他本是游侠,无拘无束,又岂会被俗事牵绊。

 醉而舞剑,别有一番滋味。恍然间,耳畔忽而想起谁说过一句——傅兄好剑法。

 剑光一顿,直指酒坛。只听瓦碎玉裂之声,一百年的今古无双,都付流水。

 
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