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负能量之七-直勾勾的眼

  魔术师是无所不能的。

  他的目光所到之处,自然界中最璀璨的星河倾泻而下,流淌到黄泉路上。他的手能够创造奇迹,用四种花色遮盖天地,演绎一场甜蜜的死亡幻境。

  西索轻笑着,将从指尖延展出的念捏成星星的形状,合拢手掌,反手摸出一张扑克牌。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扑克牌,掩住自己无法抑制上扬的唇角。

  他推开木质的门,阴影里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他。

  西索发出一声叹息,很享受的那种。他随意地倚着门框,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。他看起来比往日里更冷静,不带任何感情的脸庞,风轻云淡。白衬衫下包裹着的肉体肌理紧实,看似无害,但西索却清楚那里蕴含着多么强大的爆发力。他扣了三颗扣子,最下面的三颗。

   “团长。”西索轻笑着,用目光舔舐着他,“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。想我了?”

  “如果你是这么想,那恐怕我得令你失望了。”库洛洛将手边的书合上,对西索的目光不加回应,“交易。”。

   “哦?”

   “……出发时可往东去,一定会遇到等待你的人。这是我的预言的最后一句。”库洛洛说,“我出海后看到一座岛,由于不可抗力,我无法靠近那座岛。所以我带来了这个。”

  库洛洛将行李箱打开,里面是一套GREED ISLAND。

   “我遇到一些人,他们从游戏里回来。我得到的结论是,GREEN ISLAND是真实存在的,而很有可能就是我看到的那座岛。也就是说,我要找的人,就在游戏里。”说到这里,库洛洛盯着西索,眼里平静得像千年沉寂的古老潭水。

   “有趣的提案。”西索笑道,踱着步子慢慢绕到库洛洛身后,“问题是,我能得到什么?”他把手肘撑在沙发靠背上,凑在库洛洛耳边说,“你一直知道我要什么。”

  库洛洛偏了偏头,为了能看到西索的脸。“你最初的目的,决斗,不是么?我可以答应你,在事成之后。”

  “我一直都在期待这件事,而你值得等待。”西索说道,露出一个思考的表情,“我喜欢你,但你又和玛奇她们不一样。金钱交易,简单而有效。显然不适用于你。”

  “别拿我的信誉说事。”

  “这一点我们都清楚,所以我只是想先拿点定金。”西索暧昧地笑。

  “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在说钱的问题。”直勾勾的眼神,西索的最爱。

  “但是你失去了念能力,依然美味但我无法对你做什么——最好的总得留在最后——不是吗。”西索压低了声音,“那么,一个吻如何?”

  “我恐怕不知道你有这层次的含义。”库洛洛十指交叠,左手拇指在上,“你对我存在幻想吗,西索?”

  西索的手从背后绕过库洛洛,拇指在他的锁骨上摩挲,而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库洛洛斜挑的眼梢。

  西索更多是在品味库洛洛的神情,那是他苹果树上最饱满的一颗果实,已经不再青涩,成熟而充满甜美的汁液。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,背脊上仿佛伸展出巨大的黑翼,喧嚣的月光从窗外透过,在十字架下留住一抹冷冽。而他的眼睛,深不见底的乌黑,什么都不说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你。光是这么想着,就足以让他高潮。

  那是种很棒的感觉。

  “我很少谈及到性,但那并非代表不存在。”西索摇晃着他的食指,仿佛上面盘旋着一个圈,事实上很有可能,只是如今库洛洛无法分辨,“一场令人期待的决斗,就像一次完美的性,充满激情。”西索毫不掩饰,直勾勾得盯着库洛洛,眼神里勾引的意味暴露无遗,“尤其是和你,那将是无与伦比。”

  西索当然不会告诉他,他在库洛洛的锁骨处,留下了一颗星星的记号。

  当他恢复念力的时候,不知是怎样的表情。西索觉得再没什么能破坏他今天的好心情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