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笑

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,不如奋斗终身。

生者的赞歌

     有一个词叫意料之外。好比出差的丈夫提前归家,却看见妻子身边躺着另一个男人。当然这并不是个恰当的例子。

  他坐在金丝楠木高背雕花椅上,左手端着骨瓷杯碟。

  西索走进客厅的时候,他正在饮茶。

  银白色戒指在右手中指上闪着碍眼的光,西索瞥到艾丽卡中指上同款的戒指,不由得勾起了唇角。

  西索丝毫不怀疑库洛洛对于女人的吸引力,如果有人能在过分性感和温文尔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,那就是库洛洛。西索清楚自己更倾向于选择冷艳的情人,库洛洛正好吻合他的标准,而库洛洛偏爱的却是那些不谙世事的清纯少女,无论是哪一条,都与西索沾不上边。

  “爸爸还不知道我和库洛洛的事呢。”艾丽卡说道,“所以我们得分两路走,到撒布尔的时候,会有人来接应你们的,所以这一路上西索要好好保护库洛洛啊,只要能保证库洛洛的安全,钱根本算不上问题。”

  “是嘛。虽然很冒昧,那接下来的几天,为了你的安全,就请不要离开我的视线。这位——库洛洛先生。”西索说着,伸出了他的右手。

  真碍眼呐。

  库洛洛垂着眼帘,只是说:“麻烦你了。”。

  西索挑起了一边的眉毛,伸出的手没有收回。

  “这也是原因之一。”艾丽卡说道,“库洛洛看不见。”

  ==============

  “失明的交响乐指挥家,确实是俘虏少女芳心的好伎俩。真让人伤心呐,什么时候也留意一下我吧,团长?”西索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手上颠玩着那枚银白戒指。

  “什么时候你也有能被我看上的东西,大概就是那时候。”库洛洛把目光埋在手里的书页上,随口应答了一句。

  “来决斗吧,团长。”

  “团员之间不可以互相残杀,你在这方面的记忆力实在不敢恭维。”

  “无趣。”西索把戒指抛进垃圾桶,“那么来做爱吧。”

   库洛洛眼里的杀气只泄露了一瞬,但还是被西索捕捉到了。而这只能让西索更加积极。

  最终还是做了。

  原本就是任性的人。

  第一个吻原本只是试探的态度,但情欲的爆发只是瞬间的事情。

  浑身的兴奋点都被挑起,皮肤的热度难以忍受。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的瘙痒感已经到了疼痛的地步,心脏跳动地简直要从胸口炸裂。西索只有控制住全部思绪才能停止伸向库洛洛颈项的手。

  毁了他!毁掉他!

  颤栗的快感直冲向脑门,西索控制不住地每一个指节都在颤抖。

  鲜血。鲜血。鲜血。

  西索急需这些东西平复自己的情绪,但是没有,所以他只能挺进地更加用力。

  库洛洛低喘着,用力抓着西索的肩。他眼里残留的理智和戏谑让西索的情欲达到了一个顶端,然后逐渐克制。

  不是现在。不是现在。

  那些话在他的舌尖滚过。最终化成炽烈的吻。

  糟糕透顶。糟糕透顶。糟糕透顶。

      因为这简直棒极了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

  艾丽卡依旧拥有一双漂亮的眼睛,但里面已经失去了一些东西。

  “清明之眼”,库洛洛书本上的新名词。

  随着最后一个跳动地音符。曲终。

  库洛洛转身示意,即使面前只有一个听众。

  他第一次在艾丽卡面前睁开眼,不出意外听到了她的惊呼。

  那些清纯可人的少女们,他对她们真的喜欢吗?

 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他喜欢的是那些能引起他兴趣的能力,或者是方便他做事的捷径。至于她们柔弱的肉体,库洛洛根本不屑一顾。

  说到底,他本身就推崇力量至上。

  流星街的弱肉强食,让他领悟到克制和利用。

  杀气腾腾的目光逐渐被温和内敛所替代,完全的盗贼,有一半是艺术家。随着指挥棒的舞动,如同音乐一般流畅,包含着风雨欲来的气势与春风化雨的细致,与西索的暴力美学所不同,这是盗贼的极意。

评论(4)

热度(25)

  1. UboShalKuroroHisoka谈笑 转载了此文字